中國時報  2000.11  人間

單身寄生蟲

新井一二三

「單身寄生蟲(Parasite Singles)是東京學藝大學山田昌弘副教授提出的新概念,意味著:學校畢業以後仍住在父母家,生活各方面都不獨立的未婚男女。

  他先在《日本經濟新聞》上發表題為「增殖中的單身寄生蟲」的文章指出:目前日本有一千萬男女到了三十歲還住在父母家,生活上完全依靠老雙親,卻常去海外旅行,也買名牌衣服等。該論文引起了很大的反應。後來由筑摩書房出的一本專書叫做《單身寄生蟲時代》。

  做為家庭社會學專家,山田副教授早在八○ 年代中,已經注意到一個極為有趣的現象:日本年輕人的階級分化,最大的因素不是學歷也不是收入,反而是,有沒有離開父母親。學校畢業以後離開父母親,自力更生的年輕人,一般為生活掙扎,沒法享受消費。反之,開始工作後留在父母家,則不用付生活費,掙來的工資全都可以當零用錢花掉。幾年下來,兩者之間,生活經驗、價值觀的區別非常大,簡直構成兩個不同的階級,雖然他們本人的學歷和收入均沒有多大分別。

 如今的日本人,結婚得越來越晚。過了三十歲,大約百分之四十的男性和百分之二十的女性還沒有結婚。他們當中,男性的過半數以及女性的七成以上,都住在父母家。

  在歐美國家,年輕人一到十八、二十歲,就要離開父母家,要麼住在學校宿舍,要麼一個人,或跟朋友一起租房住。西方社會重視個人獨立,孩子獨立得越早越好。 日本社會恰好相反,大家喜歡互相依賴。 孩子有了工作,本來可以獨立,卻寧願留在父母身邊。他們不交房租,至多給每月一到三萬日圓伙食費,父母則替孩子儲存。而且,調查結果顯示,他們都不做家務,是不分男女的現象。換句話說,生活費由老父親負擔,家務由老母親擔任。社會學家命名為「單身寄生蟲」並不是沒有根據的。

  在整個日本社會,對生活最感滿意的一群人就是「單身寄生蟲」。一方面保留著小孩的特權(不用交生活費,不用做家務),另一方面享有大人的特權(自己掙錢,自由花掉,沒有人管),當然非常舒服。不過,山田副教授指出,他們不能結婚,也是生活現狀太舒服的緣故。從前的日本人普遍很窮,孩子一長大就得自己糊口。為生活,從農村跑來大城市,單獨租小房間住既困難又寂寞,不如趕快找伴結婚。

 現在的情況很不同。多數人住在城市郊外,家裡較富裕,長大後可以從父母家上班去。嚐到了「單身寄生蟲」生活的甜頭,不大想結婚了。因為一結婚,生活水平就要下降了。男性「寄生蟲」沒有家務能力;他希望妻子將代替母親,為他做一切。可是,女性「寄生蟲」也從來沒做過家務,尤其開始工作以後,母親當她祕書兼傭人;她希望將來的丈夫很體貼,除了掙生活費以外,還幫她料理家務。 這樣一對男女,有時見面一起吃飯,談情說愛沒有問題,但是很難下決心結婚,因為兩者腦海裡有同一疑問:結婚到底有甚麼好處呢?

 但是,山田副教授指出,他們不結婚對廣大社會來說是很嚴重的問題。其實,目前的經濟不景氣,他認為是「單身寄生蟲」引起的。過去二十年在日本,買房子的人越來越少,最直接的原因,乃是結婚新成立的家庭減少。沒有新家庭,就沒有新房子、新家具、新電器、新汽車要買,各方面的消費都受影響。

  再說,長大的孩子不離開父母家,已進入晚年的父親得繼續工作。日本的六十五歲男人百分之七十以上都還在工作,比歐美各國高得多。 最近失業率提高,找不到工作的主要是年輕人。在西方,年輕人失業引起社會不安。在日本沒有。因為老父親有工作,養得起失業的兒子。在便利店打工賺點零用錢,如今的日本青年不抱不平,平和參加「單身寄生蟲」隊伍。不必說,這樣的社會逐漸失去活力,甚至生命力。山田副教授提議國會引進新的稅制,以便鼓勵年輕人早點離開父母家。

  不過,說到底,問題就是日本人依賴性強。孩子不想獨立,父母也不願被放棄。一次稅制改革,恐怕很難改變國民心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