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名人談閱讀》丁文玲/整理(中時記者)


★李遠哲(前中研院院長)
中學時,我最喜歡廣泛地閱讀世界名著,這項嗜好奠定了我日後的思想生活。年輕時,我喜歡屠格涅夫的作品,很欣賞他的虛無主義;對於羅曼羅蘭所著《約翰克利斯朵夫》也留有深刻的印象,感動也很深。傳記書則曾經深深地感動我,為我的生命旅程照亮了一條光明大道,我迷惑、徬徨的心靈因此獲得解答。
到今天,我仍記得《約翰克利斯朵夫》開卷的第一句話:「真正的英雄不是沒有卑賤的情操,而是永不會被卑賤所征服;真正的光明不是沒有黑暗的時候,而是不會被黑暗所湮沒。」以此與讀者共勉。

★曾志朗(中研院副院長)
有前瞻性的人一定是閱讀很多的人,閱讀成為他攀爬的階梯,讓他順利爬上高頂,站得高,看得更遠更廣,前瞻性的眼界由此展開。
未來風景似乎一片黑暗的此刻,我建議大家少說話、多看書。搭乘捷運、公車等運輸工具,這時,不妨帶本好書在路上。《三國演義》、《封神榜》、金庸的武俠小說、克莉絲蒂與卜洛克的偵探故事,都曾幫助我排遣心中的煩悶,讀者不妨選幾本偏愛的書,透過閱讀,將視野放高放遠,再困難的情況,必能獲得解決。

★廖咸浩(前台北市文化局長)
面臨各種紛至沓來的壓力,人們或許需要能夠讓想像力奔馳的書本來鬆綁、解放自我。在這個沉重的時刻,我建議大家找些能佔據大腦,卻不需花費太多腦力的書來閱讀,例如波赫士…等作家的短篇小說,一次讀一篇,沒有壓迫感,或是大聲朗讀楊牧、聶魯達的詩,一抒胸中積累多時的鬱悶。此外,具有幽默、浪漫、神秘特質的文學書籍也很不錯。
閱讀讓人不覺孤單,更有治療疾病的效果,透過書本,我們心靈的手可以彼此相牽、彼此觸碰。

★龍應台(前台北市文化局長、作家)
每一個嚴厲的打擊,或許迫使讓我們反躬自省:台灣人為什麼永遠在忙碌、在打電話、在趕路?我們需要重新調整生活的韻律、找回內在的秩序、開始追求心靈的平靜了。這說不定是老天賜予的機會,讓我們回到家中,與家人分享更多生命中的時刻。
我在家時,最喜歡的事情之一,就是和孩子們一起朗讀舊約聖經,或者每星期共讀一本經典的作品。如今,我在台灣照顧生病的父親,與孩子分隔兩地,還是會透過電腦通訊,和他們討論今天讀了什麼書。我父親雖在病床上,也仍然喜歡我讀唐詩三百首給他聽。閱讀為我拉近與家人的距離,也是一種有溫度的溝通。

★洪蘭(陽明大學認知神經科學實驗室負責人)
在歷史裡,瘟疫曾經促使印刷品開始流傳,對於人類的文明造成巨大影響。事實上,閱讀不只可以替人打開一扇通往古今中外的門,也是一種人類的「主動學習」,可以影響大腦神經細胞的聯結方式、以及密度的分布,對大腦有所幫助,刺激大腦神經的發展。
透過閱讀,還能夠增加個體的受挫力。在此風雨飄搖之際,大家不妨待在家裡多多閱讀,讓想像力飛到很遠的地方;《魯賓遜漂流記》和《西遊記》之類的書對我很有用,相信每個人也都能找到幫助自己的書籍。

★羅文嘉(前立法委員)
五年前,我曾因為選戰失利,暫時處於「無業」狀態。還記得那幾個月,我把自己放逐到澳洲布里斯班的海邊,每天什麼事都不做也不想,只是對著清一色湛藍的大海和天空,喝喜歡的咖啡、讀書。漸漸地,我竟開始恢復能量,也儲備了再出發的力氣。閱讀真的很容易讓人放鬆,我以親身經驗,建議您不妨縱容自己,盡情去享受讀書的樂趣,挑選一些平日沒時間看的書,隨著作者進入書中世界,或許可以幫助您忘記現實的煩憂。